小方岩之行

2014-09-19 20:54:38

对小方岩最初的印象,来自清朝翰林院编修潘耒的《仙居游记》,他说这里:“山上有田可耕,有池不涸,可以避世,如桃源仙境在半空中也。”

直到今天,我们来到仙居的东南边境这座名为朱溪的小镇时,依然能感受到阡陌相望、鸡犬相闻的桃园风光。传说中的小方岩山,就位于此地。

这是一座山体恢宏、四面绝壁的方形奇山,虽冠以“小”,但气势上绝不输给名声在外的永康方岩。一路登临,山色、树景、鸟语、花香,自不必说。最值得探访的,还是这里的凝实厚重的古韵况味。

 

一探:悬空寺俯瞰今古

    悬空寺在方岩的半山腰,本来有洞命名为“狮子洞”,道光年春间,乡民在这里添置了清官胡则的塑像,此后游人络绎不绝。据说在同治年间有一天台山人曾在洞中打坐,遇到胡公显圣,于是他就在这里扩大规模,在这悬崖的裂缝之间修建了悬空寺。如今的悬空寺镶嵌于悬崖裂缝之间,长约150米,最宽处达20多米,在同类型寺庙中属大型建筑。这里既是寺,又是洞,洞中有洞,洞洞相通,颇有些洞天玄境的感觉,称之为“玄空寺”也是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我们从“南天门”走进寺内,慢慢欣赏这古老的奇迹。入得洞内,便可见岩石峥嵘,便能感受到凉意四起,这是因为洞内有着良好的通风构造,能达到空穴来风的作用,如此的建筑起于千百年前,先人的智慧,实在是让今人钦佩。我们还在这里找到了一块清朝石碑,上面写着“重修小方岩记”,记载着当年寺院修缮的情况。

    悬空寺听名字应该是佛教建筑,但内里的供奉,多是本土的仙圣之类。似乎这也是全国通例,虽然名为“寺”,却佛道合一,时僧时道,僧道融合。比如那卦签,就是最典型的道家事物。

    站在悬空寺临窗俯瞰是很美妙的体验,一揽众山,河流房屋历历在目,让人心旷神怡,神驰魄荡,直有飘飘欲仙之感。古诗云:“飞阁丹崖上,白云几度封,蜃楼疑海上,鸟到没云中”,虽写的不是这方岩山悬空寺,但其形象,却是一般无二。

 

二探:古岩画书写沧桑

    如果说悬空寺是古人留给小方岩的惊叹号,那么岩画,就是古人留在此地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在当地人的带领下,我们登山方岩山顶,当年岩画被发现的地方。这里四周视野开阔,脚下是隽秀的朱溪平原,潺潺的山泉在山脚静静流淌,远处是绵延不断的韦羌山脉,飘渺的雨雾在山谷间缭绕。几千年前,吴越先民们就在这片富庶的山谷平原上繁衍。

  裸露的岩石被铁丝网重重围着,小心的呵护着这个几千多年的奇迹。保护是及时必要的,因为千年的记忆是脆弱的,我小心翼翼的在岩石上寻找那几千年前的故事。

  我不是学者,也不是考古学家,我不过是个对历史浅薄无知的猎奇者,对于岩画我只是一知半解。大学的时候,我曾经在图书馆里翻阅过阴山岩画的拓本,作为历史文化的载体,岩画自诞生起,就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游猎的先民在游牧、围猎之余,通过岩画的创作,把自己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、喜怒哀乐一一凿刻于山石之上,以期抒发情感、愉悦身心、消除疲劳、恢复体力。岩画开创了人类艺术的先河,是一部古代先民的百科全书,向后人展示着先民对于自然、社会与人类自身的认识,并把他们敬仰的神灵、崇拜的图腾、朦胧的遐想、放牧狩猎的经验以至于七情六欲等都如实的记录了下来。

  在表面分化了几千多年的岩石上,我们小心而又吃力的寻找着先人斧凿的痕迹。 黑色的岩石与周边的岩体似乎没有丝毫的差别,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你这块就是岩画的话,你可能把它当作一块普通的山岩了。只有你在把鼻子凑到几乎可以碰到岩壁上的时候,你才可以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线条,直线、曲线,断断续续,恍恍惚惚。

  据说,当初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王伯敏教授来到了仙居。在朱溪镇小方岩考察鉴定了两处总面积70平方米、上面刻有斑驳奇怪图形的岩石后激动地说:“是古岩画!大面积的古岩画!”如今我们拿着数码凌乱的拍摄着,“立此存照”,虽然没有王教授那时的激动,但是兴奋之情,依然溢于言表。


阅读(6313 0
分享到:
下一篇“仙人居住之地” 上一篇东升台
向上
由杭州好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案策划、设计与开发